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垫底户迈上三个台阶(脱贫故事·奋斗者④)金融杠杆

2019-05-16

  努尔汗正在给扶贫干部帮忙移栽的蔬菜浇水。
  段祺沛摄

  焦点阅读

  努尔汗家原先是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三工河乡柏斯胡木村的垫底户,金融杠杆一家4口人中,有3人都生着病。

  得益于当地的政策,努尔汗家得到了精准帮扶:治病,有人帮着协和谐报销;就业,有人帮着跑前跑后张罗;糊口,有人帮着翻修房屋,吃菜都有人帮着出招。

  如今,努尔汗家退出低保了,贫困帽摘了,但长期帮扶还在担当,他们家的温馨日子将会持续下去。

  

  一家四口,三个病人,房子冬天冷得像冰窖,儿子巴扎汉一直娶不上媳妇儿——疾病快把努尔汗压垮了。

  现在,可真是充满了希望:努尔汗能下床了,儿子治好了眼病,还找到了事情,女儿也重新上了班。提起娶媳妇儿,巴扎汉腼腆地笑了:正在找女朋友呢。

  治好了病、找到了活、修好了房,上了这三个台阶后,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三工河乡柏斯胡木村曾经的垫底户,如今过上了好日子。

  第一个台阶

  治好了疾病,看到了希望

  走进努尔汗家的小院子,老人正拄着手杖晒太阳。不远处的牛舍里,5头牛正在悠闲地嚼着干草。见我们来了,老人赶快开门,将我们让进了屋。

  “老人现在愿意跟我们说说话了,以前看到我们来都不吭声。”随行的三工河乡扶贫专干喀克木悄悄说。

  “那是为啥?”记者问。

  “他们家之前日子不好过,吃低保,每次我们来,一问他家的收入,就觉得要取消他的低保政策,心里抵触情绪较量大。”喀克木说。

  一年前,努尔汗因为类风湿枢纽炎累及双膝,加上原发性高血压,躺在床上下不了地,老伴阿孜汗也因高血压长期服药。儿子巴扎汉因小时候一次意外受伤无钱医治,导致双眼逐渐失明。照顾一家人的重担落在女儿古丽娜尔的肩上,除了每年1万元的土地流转费,家里险些没有其他收入来历。

  2017年,昌吉州人民医院驻该村事情构成员刘怀民和努尔汗一家结成了“亲戚”。在他的辅佐下,巴扎汉接管了免费手术,眼睛重见光亮。

  努尔汗的腿需要做双膝枢纽置换术,还得去乌鲁木齐的大医院,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努尔汗想都不敢想:一是没钱,二是没个得力的人照顾,去了连路都不认识。

  阜康市政协副主席苏秋月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努尔汗一家是精准扶贫对象,凭据昌吉州精准扶贫要求,城乡坚苦住民医疗付出报销比例可达到95%,钱的问题打点了。

  在苏秋月和乡干部的辅佐下,2018年3月,努尔汗住进了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枢纽外科的病房。“苏副主席在医院陪着我,前前后后跑着办手续,做完手术还照顾我。”努尔汗说。

  手术总共耗费12万元,通过新农合报销、大病救济、民政救济、残联帮扶和政府兜底,努尔汗算上路费也只花了8000元。

  本年初,努尔汗还被纳入了慢病救治范围,每月有600元免费用药额度,高血压也不再发愁了,老两口可以相互照顾。努尔汗这才明白,干部们到家里来不是要给他“摘政策”,而是真的来帮忙。

  第二个台阶

  找着了事情,摘掉了帽子

  父亲和哥哥的病治好了,古丽娜尔便去阜康市一家大型超市当了收银员,一个月2000元人为,除了自己的花销,还能往家里贴补一些。

  巴扎汉的眼睛治好了,心病却没去掉,而这成了老父亲心里沉甸甸的大石头:儿子从小就内向,这么多年眼睛又不好,到后头彻底看不见了,人一直沉浸在自卑当中,不愿意走出家门。30出头的人了,不出去找事情,连娶媳妇儿的想法都没有。

  三工河乡副乡长苏宁最了解这个环境:“那会儿我到屋里跟老人说话,巴扎汉坐在另一间屋里都不到跟前来,不知道在想啥,不说话,更别说笑容了,整个就是死气沉沉。”

  苏宁说,把巴扎汉叫到跟前来问,这么大个小伙子,你为啥不出去找事情?回复他的只有缄默沉静沉静。

  “回归来回头,回回说,回回缄默沉静沉静。”苏宁着急了。恰好柏斯胡木村有个安保岗亭缺人,苏宁让村干部三番五次去劝说巴扎汉:“你先来试试,不行再说。”

  上门劝说的次数多了,巴扎汉终于兴起勇气准备走出家门试试。这一试,才发现也没啥难的,干到现在快一年了,他也没打过退堂鼓。

  恰好到了午休时间,巴扎汉回家给父亲和自己准备午饭,顺便给牛添把草。他依然是个内向的小伙子,见家里来了人,笑了一下就算是打了号召。

  待记者问起现在的事情如何时,才开口说几句:“离家近,家里的事儿能帮上忙,中午休息一个小时还能回家吃饭,照顾一下爸爸妈妈。一个月3000元钱,能帮家里减轻不少负担。”

  “还不想娶媳妇儿吗?”喀克木跟他打趣儿。

  “正在找女朋友呢,还得存点钱。”巴扎汉腼腆地笑了。慌忙吃过午饭,他又回到了村委会。

  “以前怕我们来了给摘政策,功效现在他自己上班挣了钱,自己要求退出低保了。”喀克木说,家里有两个劳动力,都有稳定事情,两位老人每人每月另有养老保险发的170元钱,努尔汗家的收入已经达到了全乡人均收入。

  “帽子摘了,政策还不能摘,我们‘五位一体’的帮扶还要担当,一个协调市领导、一个帮扶责任人、一个帮扶单位、一个帮扶企业和一个村干部,将长期持续举办帮扶,保证稳定脱贫。”苏宁说。

  第三个台阶

  住上暖房子,种起小菜园

  努尔汗家的房子不错。2009年从天山天池自然风光区生态搬迁到柏斯胡木村,山上的房子补偿了8万元,山下的房子由政府津贴后,只花了3.8万元,剩下的4万多元用来装修,三居室的富民安居房坚贞、亮堂。

  以前没有钱做外墙保温,一到冬天,家里自己烧暖气,煤烧多了花钱,烧少了屋里冷。2017年,通过农村人居情况改进项目,66平方米的房子做好了外墙保温,3万多元耗费自己一分钱没出。

  勤快的阿孜汗在阳台上养了不少花,打理得细致,叶子翠绿,花也开得正热闹。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一只猫窝在角落打起了呼噜。

  去年春末,昌吉州人民医院驻村事情组给村里的贫困户免费送了菜苗,并全程指导他们种菜。到了夏天,努尔汗家就吃上了自家菜园里的菜。

  “牧民的饮食习惯以肉和奶为主,很少吃蔬菜,我们得通过引导,慢慢改变他们的糊口习惯,更康健一些,生病的几率就小一些。”苏宁说,本年又给努尔汗家发放了一批菜苗,这样也能低沉他们的糊口成本。

  努尔汗算了一笔账:买菜得去市里,往返车票20元,蔬菜没法长期存放,隔三差五就得去一趟,这一个月下来光车票钱都要100元阁下,加上买菜钱,得花近200元。自己种菜,不仅吃着新鲜,还把这些钱都省下了。

  努尔汗家的院子大,除去养牛的圈舍和一小片菜地外,另有很大一块空着。帮扶小组已经开始思量新的帮扶计划了。“巴扎汉下班回家后时间还较量富余,本年争取把庭院经济发展起来,这又是一笔稳定的收入。”苏秋月说。


  《 人民日报 》( 2019年05月16日 15 版)

(责编:李枫、袁勃)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